谁能给我一篇写王力宏的文章?

发布时间:2020-11-20 17:09:18
作者:朗达

8月之前的日子显得格外漫长和难耐,伴随着对恋剧的好奇与期待,歌迷们对王力宏的新专辑更是翘首期盼。

一反《心。跳》专辑以颠覆的“摇滚怎么了”先行揭幕,王力宏本次新专辑发行之前,抢先让我们听到的却是体现其回归平凡人生活愿望的温情小品“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个作品从内涵上说,是王力宏剖白内心表达真实心愿的诚意之作。不过,从纯音乐性来说,只是一首平常的作品。这首作品与后来推出的“需要人陪”等抒情小品,虽然流淌的情感很真挚,比较打动人,但毕竟只是他音乐库里比较大众的一类,音乐上并无新意,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或许因为“柴。。。”的先行,没有从音乐上带给我什么刺激,所以,我对本次专辑并没有太大的期待。可以想象,一年多的时间,在艺术上追求完美的王铁人不仅仅要忙于新专辑的创作和制作,亦要努力于处女导电影的编和导直至面世,在音乐上不能希望他又玩出什么新奇来吧?

但是,王力宏就是王力宏,他天生属于艺术,决不甘于平庸,尽管异化了的音乐圈,鲜花和掌声更多的是给予以次好夺势的平庸者。艺术贵在创新!这对于他来说决不只是一个理念,更不只是一个口号,而是实实在在融于血脉的行为。

是的,只要对他够了解,只要将他出道以来的唱片系统真实地品赏过(不一定消化),就不难结论:他一直都在前行,从来没有躺在既有的红毯上享受轻松保险的荣耀。在探求音乐艺术的道路上,他从来就是一个心无旁骛的革旧创新者。

不是么?过去不久的《心。跳》,全然不顾听众的脚步蹒跚,一下子从音乐诉求上从曲式变化上从声音演绎上和思想情绪上来了个全新的大转变,令许多还沉浸于既有格调中的听众大呼不懂。本次新专辑《十八般武艺》再次以令人惊喜的新鲜身姿闪亮登场,再一次用事实证明了他是不同凡响的。

是的,令人惊艳的新奇创意再一次使我们叹服。真的没有想到,此次的新专辑会是以这么个新奇的面貌出现,虽然之前想象过许多种可能,但到底还是跟不上他的神思。可以想象再一次的中西和璧,但没想到戏曲编配和民乐配乐特别是国乐交响乐竟然那么和谐自然地交融于电子交融于嘻哈;不可能想到颠覆中华民俗舞龙舞狮的锣鼓阵也能成为和谐奇妙的编曲元素;不可能想到西游记主题歌词也可以化为戏剧念白,并且在原本不搭界的音乐中显得那么的和谐那么的美妙动人,更不可能想到连电影台词也能变成有趣的音乐。浓缩电影精髓的台词,不仅再一次温柔地鞭击了娱乐圈的乱象,潇洒地自嘲了一番,而且用音乐的手法营造出宛若天外的幽默风趣引人遐思,真是令人惊奇!而不同角色的不同声音表情的夸张和声音强度的强烈对比,所呈现出的神奇渲染特效,也是大赞特赞。呵呵,神仙女主的如同哈气般的怯怯私语“我愿意为你弹琴”,真是性感到销魂。是否可以说,开首作品的人声处理堪称大师手法(当然还有其它作品亦是)。呵呵,一如上张《心。跳》,开首作品成了我的最爱,想不到的雷鬼节奏,民乐与电子的融合,现代感极强且近乎妖艳的念白,颠覆中华民俗舞龙舞狮的锣鼓阵,民乐交响乐。。。等等,那叫一个绝,后现代呀后现代!呵呵,不能多说了,因为本篇的重点不在技术层面。

到底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王力宏这儿,似乎已经有了答案:是的,世间一切声响皆可化为美妙的音乐,没有什么不可能!是的,这就是本事!这就是真正的创造者!这就是真正的艺术家!

毫无疑问,这是精彩的chinked-out第三章。如果说《盖世英雄》是大师级的作品,那么《十八般武艺》就是天才型的作品,虽然里面只有70%的作品是我中意和欣喜的。

曾经有人质疑王力宏的饶舌能力?别忙,先原谅你对他过去不了解的无知,再请你认真听听他今天是怎么饶的(特别不能露了台版部分的),让你见识一下饶舌不只是黑人的专利。或许这个王力宏饶起来比黑人还要黑人哩,不信你就听听看?不是吹捧他,在华语歌坛我真的想象不出来还有第二个可以做到比黑人更有灵性更有自觉变化能力的饶舌。总有人常以嘻哈音乐宗师自居,以那种机械的完全模仿的模式为标准,质疑王把控嘻哈音乐的能力,却不知王力宏才是真正具有活用才能的高手。他的嘻哈决非鹦鹉学舌地模仿的复制品,而是更具有创新灵魂的东西。

这个唯一有能力有勇气挑战音乐规则的王力宏,不仅对于旋律曲式敢于自由刷新,而且对于音乐人都不敢乱动的节拍也会动刀子破解和变异。曾经的乐句中多出一拍你听出来了吗?曾经破天荒地以奇数节拍饶舌,且饶得那么地灵巧那么地流畅,你听出来了吗?如果说过去你都没能注意到,那么,今天,你再认真地听他是怎样以王力宏的方式饶舌的。有没有本事有多大的本事不是靠吹的,硬碰硬的东西摆在那儿,变不了的。当然,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消受。那些灵动的专属王力宏的东西你听得出来么?

至于作品中的许多充满音乐灵性的细节变化和巧思妙用,都有待你多学多听更有待你合格的天资去发现(你有合格的天资吗?)。

嗯,还要说,自由天才地玩音乐的同时,也没少了大海般的胸怀。

难得的是,真实的内心剖白与自嘲;

难得的是,面对复杂纷纭变异无形的人生生态环境,依然那么洒脱地不带一丝云彩地将满腔的爱洒向人间,令我们于轻松快意的氛围中受用不尽。。。

难得的不仅有小爱更有大爱。不妨转一段:“。。。回到台湾后,他写下了这首歌“自己人”,并将当时在狮子山共和国Roman Catholic School录下的小朋友们的合唱融合在这首歌中,他想传达世界一家的概念,想要告诉大家在地球上我们都应视彼此为自己人,我们应该要相亲相爱知福惜福,幸福的我们要能时时想起远方还有很多挨饿的孩子等着温暖的双手去救援、等着充满爱充满关怀的去拥抱他们,他除了身体力行前往狮子山共和国去关怀他们之外,王力宏更想用音乐传达更多的爱,用爱把世界连起来。

似乎力宏很喜欢在作品中加入很多鲜有的元素来铺垫,《自己人》正是这样一部作品,前奏中孩子的演唱伴随节奏的拍掌,接着出现了力宏擅长的小提琴,风格非常鲜明显眼,这首歌的很多乐器在力宏以往的作品中很是鲜见,小提琴等西洋乐器结合非洲鼓,苏格兰风笛所展示出的异域风情,再加上吉他恰当的演奏,促成了这首歌独成一格的整体风貌,这样的作品在华语乐坛并不多见。”

好了,音乐的话总是越说越没边,收口吧。

很早就说了不再写王力宏不再写他的乐评的,因为没本事写。事实上这个王力宏还真不是一般人够格写他的,特别是他的音乐。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根本没有真正听懂他的作品,特别是他在唱片中巧妙隐藏的许多颠覆规则的实验性妙作。而且他一人包办一整张专辑做出来的跨时代作品,将别人一个团队整出来的东西活生生甩出几条街,却还被那些平庸的乐评人硬丢到了别人的后面,这只能说是音乐的悲哀。是的,谁叫他太后现代了呢?

真的是一直说不再写他的乐评的,上张专辑《心。跳》出来后,我食言了。这次,还是食言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其实,我还真不想写什么乐评,不仅因为没有那个能力,更因为没有心情。因为,我的眼睛里总是时不时看到一些令我厌恶的现象。

首先,摘抄几年前的拙作一段: “2000年,标志王力宏个性化音乐的《永远的第一天》,没有继续成功的模式,呈现出更加王力宏式的动态的音乐个性。一曲创意改编的豪迈之作《龙的传人》,一露中西音乐交融回归华人精神家园的锋芒;《狂想世界》里他自由狂野地地摇滚着爵士风;五音阶作曲的俏皮中国味的《欢喜城》前所未有的新奇曲式,功夫游戏的配乐和着电声模拟的打斗声,首创乒乓球声编曲元素,中国民乐(二胡与古筝)与黑人节奏(HIP HOP的)完美结合的崭新创意(堪称绝妙的中国嘻哈,可惜内地版未予收录)”

知道了吗?这个王力宏可是在2000年的专辑《永远的第一天》中就已经做了非常前卫的中国风了。可是,至今还有弱智的乐评人和一些狗屁不通的马大哈们还在说他跟风,到底谁跟谁的风?傻不傻你们?

无知没有错,但是无知却要顽固地贩卖无知,就是天下第一无耻了!

第二,稍懂得一点声乐规律的人都知道,一个歌者的声线音色不仅可以随着歌唱年代的累积而发生渐进的变化,而且有时也会依据不同作品的演绎要求作适当的调节(当然天生的基础条件不会根本改变)。这是因为,一方面,歌唱的生理条件经过长期打磨而发生了一定的改变,于是,发声器官发出的声音会较之当初有所变化,另一方面,歌者把控声音的能力大大地提高了,对作品的演绎要求能更加合理地反应了,所以最初比较厚实的声线有时可以表现得似乎细薄了,但是声线音色的基础条件依然存在(只是被隐藏起来了),换句话说,尽管经过打磨的声线音色会有相当的改变,但是本来厚实的声线和本来就细薄的声线,都是不会发生根本改变的,更不会发生逆变。

可是,每次王力宏的新唱片出来 ,总会有那么一二首歌的唱腔会被人说成是象谁谁谁,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王力宏把作品的调提高了,他演唱起来自然就会显得声线变细了,不深入用心听,似乎象谁谁谁一样细。但是是那样吗?为什么听不出他的声音里不会改变(只不过隐藏得更深一些)的厚实的质感呢?那种质感是那种本来就细薄的声线会有的吗?你们的耳朵也太囫囵吞枣了吧。

还有更囫囵吞枣的,说什么哪首歌的哪一句里面很象哪个作品的哪哪哪。。。孩子们真是无知又无聊,怎么王力宏就不如你们呢?他就那么弱智让你们听出来他的作品象哪哪哪了?懂不懂音乐的相似性?音符就那么几个,加上音调,通常不过2到3个8度,而常用的只有十来个。全世界每天都会产生无数音乐作品,有那么一星半点的相似又有什么奇怪呢?更何况有些风格的音乐节奏上根本就是一回事,你一定要说这象那那象这,你这辈子是有得事做了,但是,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那些很无知的可怜虫们听歌很肤浅,却要装得很在行,所以当他们叫嚷着这个象哪那个象哪的时候,无异于说所有的白人都一个样所有的黑人都一个样所有的黄种人都一个样,甚至说猩猩和人一个样,要多无知有多无知,要多无聊有多无聊。

第三,我更想说的是,一直以来,总是有那么些腹中空空心理阴暗的家伙,很偏执很无知地视王力宏为眼中钉。真不知王力宏的音乐犯着了他那根筋,竟然可以在根本不了解甚至完全没有听过(只是人云亦云,当然听了也白听,因为本来就是乐盲)的情况下,就可以信口开河,胡乱放气。真让人感叹这个世界因为网络的出生而变得越来越没有规矩越来越没有天地了。

近十年来,让我收获最大的是,对某些所谓的音乐人乐评人有了比较透彻的认知。别看他们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却都不过是一些抱着老旧破残的“专业本钱”混世界的平庸者。对于这个一直以艺术创新为已任的王力宏,他们是不能相容的,总要想法设法诋毁贬损他。因为王力宏的闪亮存在让他们太尴尬太没尊严,因为他们根本听不出来王力宏在他的音乐作品中做了些什么反规则的东西,他们根本就听不懂他的音乐,也接受不了,更谈不上欣赏甚至欣喜。所以,在那些平庸者眼里,次好成为最好。因为他们的认知和接受能力永远只能在那么个水平,这是不言而喻的。

总有人指责王力宏的专辑概念不完整,有的甚至直接攻击为大杂烩。这样的结论下得真是很轻松,跟放气还轻松。可是,你们听得懂他的音乐么?你们能接受他的音乐么?既然不能接受,那完不完整有什么意义呢?真要完整,恐怕你们会说完全没一点可听的,全是“垃圾”。再说跟在你们后面的大众也总要听点甜蜜的东西吧?唱片公司总要盯着市场令他做些许妥协吧?你们在那儿信口开河是否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不至于以为王力宏连个概念是啥玩意都不懂吧?弱智却要装高智商,你们比王力宏更有音乐天赋?可笑不可笑?

还有令人厌恶的,他们往往对他们不能理解的新鲜的东西三言两语给判死刑不说,还要巧以名目从什么歌词上做文章。我不禁要问:纵然歌词可以丰富音乐的内涵帮助听众更好地理解音乐作品,但到底它不是音乐本身啊,不过是音乐载体罢了。音乐是天生地具有独立灵魂的,它决不是文字的小妾。而且,歌词体现内涵就一定要故作深沉地叹息或故弄玄虚地摆迷魂阵?在我看来,王力宏能用最简洁的语言,最轻松的状态,最大度的风格表达嘻笑怒骂、鞭鞑和自嘲,使我们在思索人生多态并探求理想出口时更轻松更有信心和力量,而不是一味沉浸于半死不活的萎靡状,这样不好么?这不是更有本事的表现么?对于那种故作姿态地把自己打扮得十万分地小资,却不过是卖弄一些连他自己都感到做作的小女人情怀的自恋狂,我只有呸一口了,再无别的兴趣。

最后,我要说,对于永远只能活在昨天的人群来说,王力宏的音乐新作永远都只是他们耳朵里的刺。那些听觉神经永远定格在旧世纪的人群,王力宏的创新音乐只能是他们听觉上的痛苦。但是,请你们明白:王力宏的音乐从来不属于你们!你们不用那么卖力地贩卖浅薄和无知了,因为那样很丢人。

诚然,作了如此一番的剥皮洗黑,决不意味着王力宏的音乐不可以进行正常的批评或评论,只是有前提:必须是正常的非私心的,不是信口开河或者说恶意的,不是为了抬高谁而贬低谁。

正常的批评应当是欢迎的。我就觉得《十八般武艺》开首的口白太随意了些,似乎影响了整部作品的美感。如果开首改用他过去尝试过很爽的哈气式的开声,或者口白改变一种方式呈现,可能会更好。还有,若R&B部分适当减量,嘻哈适当加强些,或许更好一些。之所以对这个作品特别提出不同看法,不仅因为这是专辑同名主打,是灵魂作品,也因为这个作品除了承载民乐交响乐的重任(当然别的作品中亦有),也是音乐元素十分丰富立体感很强的作品,是整张专辑的重点。虽然已经做得很棒(特别是多元素交融和民乐交响乐的精彩运用都太有艺术家的范了),但是在这些细节方面到底还是可以更理想一些。当然,这只是我个人不太中肯的看法。

嗯,相对地,整张专辑中我的最爱应当是杜 U Love Me;伯牙绝弦;Dragon Dance;美;然后才是十八般武艺;自己人和天涯海角。这几首都是音乐上有着或多或少可以令人玩味的东西,特别是天才的创意。而抒情曲最能打动人的当属“你不知道的事”,特别是在观影时听,真的是很动人,连我这个一直对抒情曲反应迟钝的人也格外为之动容。

嗯,最后的最后,请真诚爱音乐特别是关注王力宏音乐的朋友们也去看看别人写的乐评,我觉得都写得不错。因为他们都从技术层面作了比较好的品尝,对本文是很好的补充。以下是我目前看到的,或许还有很多很好的乐评。王力宏的音乐确实值得好好品味。

力宏风——王力宏《十八般武艺》新碟 测评 作者海鹏

(2010-08-11 21:03:50)

现在,实力偶像歌手王力宏给我们带来了这个夏天最最值得期待的音乐大餐,来自他的新专辑—《十八般武艺》8.13全亚洲隆重发行。

名字就带有中国风的味道,同名歌曲《十八般武艺》,歌曲由多种元素构成,民乐、嘻哈,更奇特的是里边融入了很多电子乐的成分,使得“力宏风”展示的更加独特有型。整个歌曲紧凑自然,不管是乐器音色的处理还是人声的处理,都有很多大胆的尝试,民乐的部分声音被处理的带有一些怀旧的味道,不知道是否是别具匠心的手笔之一 。据说呢,力宏特别请到超过有60年历史的“中央广播民族乐团”为新专辑作嫁,将专辑内有关民乐编曲的歌曲,以整个国乐交响乐团编制演出呈现。

中国风的歌曲力宏之前也有很多尝试,但我觉得这首歌的“点子”真的非常的多,内容非常广泛,更重要的是力宏的中国风,始终都标有力宏的标签,不同于其他类型的中国风歌曲,编曲手法中所展示出中西合璧的推陈出新,是值得每一位中国风曲风的歌迷和力宏的粉丝认真聆听。

《你不知道的事》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部作品,我喜欢力宏的情歌,从《唯一》这样的歌开始,力宏的表达方式总是有区别与其他歌手,介于直接与含蓄之间,他所诠释出的流行音乐,更加靠近流行音乐本身,这点其实很难,目前国内很多创作人的创作方式还是有些中规中矩,很难跳出流行音乐创作概念的条条框框,曲子的起伏感很强,力宏也将这首歌诠释的极其到位,而这首歌歌词的写作角度也有很多想象空间,我想很多爱唱歌的朋友也会将这首歌收藏到自己的CD里用心学习。

《需要人陪》这首歌是首配器相对简单,大概所想表达的正是这种需要人陪的孤单,值得一提的是力宏的唱腔,比起之前,更加自然而然,不再刻意追求腔体的释放,演唱功力却得到更完美的体现,力宏演唱的功力常常会被他偶像的外表覆盖,其实,力宏真的是华语乐坛难得的一位实力唱将。

《天涯海角》也是力宏风的情歌之一,力宏的有一些情歌在副歌的旋律上都采用了与这首歌类似的旋律线,其实副歌也是翻八度的演唱,但首先力宏用他的唱腔改变了这首歌的味道,另外和声的旋律采用了小调,这是在力宏歌曲里常用到的手法之一。

似乎力宏很喜欢在作品中加入很多鲜有的元素来铺垫,《自己人》正是这样一部作品,前奏中孩子的演唱伴随节奏的拍掌,接着出现了力宏擅长的小提琴,风格非常鲜明显眼,这首歌的很多乐器在力宏以往的作品中很是鲜见,小提琴等西洋乐器结合非洲鼓,苏格兰风笛所展示出的异域风情,再加上吉他恰当的演奏,促成了这首歌独成一格的整体风貌,这样的作品在华语乐坛并不多见。

《伯牙绝弦》大家可能不太理解的意思,伯牙绝弦是讲述知音难求的一个故事,俞伯牙与钟子期是一对千古传诵的至交典范。俞伯牙善于演奏,钟子期善于欣赏。这就是“知音”一词的由来。后钟子期因病亡故,俞伯牙悲痛万分,认为知音已死,天下再不会有人像钟子期一样能体会他演奏的意境。所以,终生不再弹琴了。这样一解释的话,大家可能就明白这首歌所表达的意思了。

写朋友间友谊的歌很多,由此也看出力宏作品当中独具匠心别具一格的音乐态度和他对音乐深度的挖掘,值得我们认真鉴赏,歌曲也包含许多中国风的乐器,古筝琵琶逐一出现,那么懂得伯牙绝弦,给我们带来的感受,一定就是各不相同了,似乎就回到了古时俞伯牙与钟子期这对知音相膝而席,把酒言欢的时刻。歌曲依然结合极具力宏特点的节奏与配器方式,是好朋友间表达友谊的新新方式哦。

《美》这首歌也包含部分中国风的展现,配合嘻哈的方式,RNB的副歌,嘻哈说唱的部分也加入了民乐的演奏,我想国外嘻哈的鼻祖们

,也无法达到力宏这样的创意。

《Dragon Dance》我觉得应该归为力宏的印象作品,全曲只有1分38秒,台词的引入,人声LOOP的处理,天津方言,听完就好像走进社会的角角落落,我想这都源自于力宏对于万千世界的细心观察,这种难得的探索和音乐理念,前卫且充分证实了力宏作为实力音乐人的音乐水准。

《杜 U Love Me》是部嘻哈作品,这个歌名起的很有趣,Do You Love Me?填入了京剧成分,嘻哈音乐不管国内外,越受推崇,而纵观众多嘻哈作品,力宏的音乐更加流行,音乐元素更加丰富,且没有一味模仿西方,凡是力宏的嘻哈作品,总是能听到中国元素的展现,中国风在各式各样的曲风中出现,并表现的恰如其分,当你听到力宏作品中的民乐,真的能体会的到,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番话,力宏用其深邃的功底,并采用自己的理念,将中国风,中国,首先带入先进的流行音乐当中。

《柴米油盐酱醋茶》是这张专辑中最先公布的一首歌,意境简单美丽,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是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却被力宏当做成了副歌歌词,表达出了生活最简单的幸福。从音乐的角度而言我虽不认为歌曲有什么特别之处,简单的二胡演奏,民歌的曲调自然的嵌入到副歌中,但或许他只为带给我们像歌名一样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而舒服的不能再舒服的对生活的态度,和对幸福的态度。

力宏就是力宏,他标签鲜明,从不模仿,作品大胆个性张扬而秉承将优质音乐发挥淋漓尽致的音乐态度,力宏的这张新专辑,一定会给喜欢力宏的歌迷朋友带来新一轮的视听感受,喜欢的朋友们,快去买力宏的全新专辑《十八般武艺》吧!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作品 小品 王力宏


正豪
2020-11-20

王力宏家族学历怎样??